警鐘 | 向養殖戶揩"油"的檢疫員栽了!

  “我們出來打工真的不容易,搞養豬場的錢還都是從親戚那里借的,但不去他那邊走動走動、拿出點‘好處費’不行的呀,我還要養豬的?!毖矍罷馕簧硌郴Ъ負蹩煒蘗順隼?。

  養殖戶口中的“他”,是浙江省慈溪市附海鎮農業農村辦公室工作人員岑佰恩。多年來,作為臨聘人員的他手中權力雖小,但“變現”有道。打著“辛苦費”的幌子,攥著動物檢驗檢疫的合格票子,少則幾千,多則幾萬,3年下來,岑佰恩竟從養殖戶身上“揩”了近8萬元的“油”。

  惠民系統成“變現”工具

  1997年7月,28歲的岑佰恩被錄用為慈溪市附海鎮農業農村辦公室臨聘人員,從事畜牧、獸醫等工作,負責全鎮畜牧生產巡查、動物防疫檢疫、病死豬處理、技術指導等職責。

  90年代的鄉鎮動物防疫任務重、人手少,作為獸醫的岑佰恩,一肩挑全鎮的畜牧、防疫、檢疫等工作,是名副其實的“引進人才”“技術骨干”,也因此被推選為鎮人大代表。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面對家中不斷見漲的開銷,岑佰恩動起了歪腦筋。2013年,時值寧波市智慧畜牧業系統上線運行,這個集畜牧業生產、動物防疫、檢疫、病死動物無害化處理、獸醫實驗室監測、畜禽屠宰管理等功能于一體,大幅縮減為養殖戶開具動物檢驗檢疫證明所需時間的惠民服務系統,卻成了岑佰恩揩“豬油”的工具。

  “他說領疫苗需要錄入智慧牧業系統,這個系統很復雜,要他來操作,我也圖個方便,給他一點‘辛苦費’,我們也不用在這上面傷腦筋了?!?016年9月,從四川來慈務工的楊某和自家親戚合租了附海當地的養豬場進行生豬養殖,卻在向岑佰恩申請領取疫苗的時候聽說系統操作困難,面露難色,“他手上有我們養殖戶在智慧牧業系統上的賬號和密碼,他沒給我們,我們也沒向他要?!?/p>

  生豬入欄時,養殖戶通過智慧牧業系統信息錄入,直接向鎮畜牧管理站申請領取疫苗;生豬出欄時,養殖戶在智慧牧業系統上進行登記后,便能得到由鎮畜牧管理站開具的動物檢驗檢疫合格證明,生豬入市售賣。智慧牧業系統本應由養殖戶們自行操作,而手捏所有養殖戶系統賬號密碼的岑佰恩,不但沒有將賬號密碼發放到位,還謊稱系統操作復雜,向養殖戶們索取不正當錢財。

  明碼標價“辛苦費” 養殖戶深受其害

  “他們送我鈔票,主要目的是想與我搞好關系,晚上、周末,他們有需要,我都提供便利,拿點辛苦費,當時想想也是應該的?!貶鄱骰叵肫鸕筆鋇男穆防淌比縭撬?。

  2016年上半年某日,岑佰恩在養殖場內,收受岑某送予的“辛苦費”10000元;2017年9月某日,岑佰恩收受養殖戶楊某以微信轉賬方式送予的“辛苦費”3000元;2018年下半年某日,岑佰恩在其辦公室內,收受養殖戶陳某送予的“辛苦費”12000元……嘗到甜頭的岑佰恩一發不可收拾,把給養殖戶開具“檢疫票”當做了“印鈔機”。

  養殖戶的生豬要出欄上市,不給“辛苦費”的,不給辦拖著辦,給了“辛苦費”的,明知不能開具,也違規給予辦理。且不知,他伸手拿得理所當然的“辛苦費”卻真正是養殖戶們養家糊口的“辛苦費”。

  2015年,在橋頭鎮進行生豬養殖的陳某由于經營執照尚未批出,無法申請檢疫合格證,但已經養殖成熟的生豬如若不上市銷售,萬一遇到豬瘟,損失不可想象。陳某焦急之下通過曾給予過岑佰恩“辛苦費”的養殖場主牽頭,找到了岑佰恩,違規開具了檢疫票。期間,陳某給予岑佰恩的“辛苦費”共計3萬元。

  隨著私欲的不斷膨脹,岑佰恩收取的“辛苦費”也連年見長。2016年,岑佰恩的“胃口”還停在養殖戶給他的8000元,2017年則只有10000元能“入眼”了,到了2018年竟只對12000元“上心”。而由4家外地戶合租經營的一家養殖場,則在2018年聽說岑佰恩要每家打點5000元才滿意,這樣算下來共計2萬元。這讓效益本就不好的養殖戶夜不能眠,“生豬上市,必須要經過他呀,這可咋辦!”。

  面對岑佰恩填不滿的私欲,沉默的養殖戶苦不堪言,紛紛走上了舉報之路。于是,這位揩“豬油”的人大代表,就此進入了附海鎮監察辦的視野。

  侵占群眾利益 最終失去人身自由

  2018年9月,附海鎮監察辦接到市紀委監委轉辦的群眾舉報件,反映岑佰恩在出具檢驗檢疫合格證過程中收取好處費。而此時,距慈溪市監委向全市各鎮(街道)派出監察辦公室,實現對鎮(街道)監察職能延伸和監督全覆蓋剛好2個月。

  非黨、臨聘的公職人員岑佰恩,儼然是一名“純”監察對象。

  隨著“家門口的監委”附海鎮監察辦公室的深入調查,岑佰恩的違法問題逐步浮出水面——2016年至2018年,慈溪市附海鎮人民政府經濟發展辦公室、農業農村工作辦公室原工作人員岑佰恩利用從事該鎮畜牧、獸醫、動物防疫、檢疫等職務便利,先后非法收受養殖戶送予的財物共計人民幣78000元。

  2019年8月23日,岑佰恩涉嫌受賄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

  2019年9月30日,岑佰恩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判刑八個月,緩刑一年四個月,并處罰金16萬元。

  “蟻貪”雖小,危害不小。侵害群眾利益問題要真刀真槍去解決。

  “我們如果不給錢,生怕他刁難我們,不給我們開檢疫票!現在被拿下,真是大快人心!”得知岑佰恩判決結果的養殖戶們奔走相告,再也不用擔心自己的生豬開不出檢疫票了,再也沒有人在他們身上揩“豬油”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寧波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無標題文檔 -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江苏快三|江苏快三遗漏速查
版權所有:中共武漢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武漢市監察委員會 鄂ICP備1602025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202001976號 
地址:武漢市江岸區后湖大道新益街1號 郵編:430013
  All Rights Reserved.